公式专区

经过坐在凳子上发愣的蓝苗时他突然顿了一下
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6-05 13:48
眼明手快抬起手臂格开他的手轴,另一只手捉住他的手腕一使力,再一个侧身把他拌倒在地,好像另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?不!应该是错觉,我想着随手把刀子抢入手中,抵在他的脖子上,可惜的是他现在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人,毫无畏惧的反抗,脖子上都划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。这下子反到是我受制于他的了,趁我快速挪开刀子毫不设防时又重重的踢了我一脚,急忙用膝盖挡住。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,居然又有一个男人在这时杀了进来,并且是冲着我来的,只见他一面死死抱住我的身体一边喊道:“小强,坚持住,张叔叔报警了,你爸妈呢?”老天!这笨蛋该不会把我当强盗了吧?我哪里长得像强盗了?在这种时候已经由不得我去顾忌些什么了,心中苦笑,以前就算是被小妹当沙包打都没显露过的我,却没想到今天要违背自己的意愿。将手中的刀子远远的抛开,死劲全力向后仰头,咚!的一声,那中年男子发出杀猪般的尖叫声,当我知道应该不是一般的痛,可惜的是,我完全依然完全没有知觉。他抱住我的双手很快放开,双手捂着脑袋倒退了几步,轰然一声绊倒在地上。我微微侧身,避开向我俯扑过来的男孩,只见他一个重心不稳冲撞到前面那男人的身上,两人滚做一团。我不自觉的一个冷笑,随手拿起桌上的玻璃杯正想照他后脑砸去,谁知原本已老实待在蓝苗怀里的旦旦先我一步飞身上去,在蓝苗的惊呼声中,它已经一口咬了下去。“旦旦!”显然我的怒吼已经迟了,它,还是下了毒口。中年男子狼狈的坐在地上,圆瞪着眼睛,看着旦旦,他恐怕作梦都想不到这里会窜出一只小蛇来,而且还是只会咬人的蛇。经历过几次战斗的旦旦已经学聪明了,咬了一口后就跳开去,直接落进蓝苗的怀里,不知道那男孩是摔得不轻还是被旦旦这么一咬有了反应?他动作缓慢的朝蓝苗爬去,就像沙漠中迷路的旅人看见绿州般,眼中的渴望,企求,让人动容。爬几步后他好似爬不动了,颤抖的伸出一只未受伤的手却触碰不到蓝苗,此时的他脆弱得就是个孩子,渴望母爱的孩子。蓝苗脸色苍白,紧紧抿着双唇, 赛马会开奖记录一双眼眸中包含着太多复杂的情绪, 东方女孩最快报码室惊慌、害怕、挣扎、宽容。她镇定了下来, 家禽野兽中特论坛流露出那个我最初时所熟悉的表情, 黄大仙精准最全资料勇敢,坚韧……她缓缓的将手伸了出去,动握住他的手,男孩面上再次化出暖阳般的笑容,满足的闭上了眼睛……蓝苗就这么望着他,眼眶中有泪光在闪动,她在尽力的让它们不要滑落下来,静静的……看着他……渐渐平静……宁静的片刻并没有持续太久,这个世界从来就不会平静,进来了两个人,他们的手中紧紧握着手枪,枪口对着我们,面色铁青,腿似有些微颤……“不……不许动!……”我想,他们一定是看见了厨房中的一切。人民警察的效率是很高的,不出十分钟,十几个人很快的冲进来,第一时间控制了现场。“钱多多?”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面孔,熟悉的生硬冷漠,是王刚,王队长。“怎么又是你?”听他的口气感觉就像就到只苍蝇似的,我哭笑不得,公式专区好像我真很想出现在这里似的。“年轻人嘛!好玩而已。”晕!是汪洋的声音,他推开高大的王刚现身出来,脸上依然带着怪笑。“走开!不要妨碍公务!”王队长说完就大步流星的走开,经过坐在凳子上发愣的蓝苗时他突然顿了一下,不知道是在看着旦旦还是蓝苗?不知道为什么,我突然不喜欢他那探就的眼神。“这是我妹妹!”我挡在蓝苗的身前,刻意将他的视线隔开。“不是亲妹妹吧?钱多多?这么水灵的女孩子你居然藏得这么好?”汪洋也走了过来,眼中闪着狼一样的光芒,就差口水没流一地了。“认的,不要碰她!”想也没想就拍开汪洋差一点摸上人家脸旦的手。“说真的,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汪洋耸耸肩问道。犹豫片刻后我还是决定把真实情况说出来,不过,我坚持要单独跟他们两个说,或许,打心眼里我对他们比较信任吧?“闪开!不要妨碍公务!”王队长一把推开蹲在蓝苗身前的汪洋,手中拿着纸笔对蓝苗道:“方便录个口供吗?”不过他的语气听上去一点儿也不像在寻问,生硬得像砸了块冰出来,差一点儿没把我们家蓝苗给冻伤。十分钟后汪洋挂着贼笑来到我面前,此刻的我手上抱着旦旦,忐忑不安。蓝苗跟他们进去另一个房里已经很久了,她毕竟还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,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?“跟我进来看戏吧?”汪洋把我叫进临时用来录口供的房间,看上去是间书房,王刚与蓝苗面对面坐着,原本低着头的她听到动静抬起头,望着我的眼中满是无助脆弱,让我想起她爷爷死的那天。香蕉你个芭腊,她还只是个孩子!“问她!怎么会到这里来。”王队长站了起来,把位置让给了我,看样子蓝苗打从进来就一句话也没有说,她的脾气就是这么倔。没花太大气力蓝苗在我鼓励的目光中把真相说了出来,让我哭笑不得,原来我全猜错方向了,当然这也不能怪我,就算多长几个脑袋我也猜不出这种情况来。“我……我是来赚钱的。”紧紧捏着旦旦的蓝苗第一句话就害某人摔坐在地上,就连我也有些意外,还有一点儿痛心的感觉。不过后头她所说来的事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。原来蓝苗所谓的赚钱不是卖肉卖身,谁想歪了都自掌嘴巴去。她跟那男孩子黄凯是同班同学,两人性格都是比较孤僻的那一种,同班了两个月没说过一句话,突然有一天,她收到黄凯的纸条,邀请她做模特。蓝苗知道黄凯是公认的天才,在画画方面很有天份,还拿过不少大奖,有幸做他的模特换作其它女生要乐飞了天,但她对此毫无兴趣,我想除了旦旦她对什么都是没有兴趣的。三天后等不到消息的黄凯堵住要回家的蓝苗,对于高傲的他而言亲自开口求一个女生已经是很给面子了。却没想到蓝苗理都不理他,情急之下他脱口而出可以给劳务费,公子哥毕竟是公子哥,家庭教育下的产物。蓝苗没有说明她为什么会为了钱点头,只是说他们当天约定每周二四六晚九点至十点半约在他家,谁不想蓝苗第一次上门就被黄凯的母亲给轰了出去,她根本就不允许自己的儿子因为恋爱而荒废了学业,无论他怎么说她都听不进去。蓝苗想赚着钱,黄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像着了魔似的就是想画她,于是蓝苗才玩出了夜行记出来,偷偷攀爬进他的卧室。“他给你多少钱?”沉默听她说的我突然管不住自己的嘴巴问道,我感觉那声音这么的陌生。蓝苗愣了一下,望着我,用她那不算端正的普通话道:“一次五十。”呵,看来还真不少。我冷笑在肚子里,不再说些什么。“继续,你为什么会这么晚还跑过来?”王刚似乎很不高兴我打断她,脸臭得像坨屎一样。旦旦轻唤出声来,蓝苗把它捉痛了,看来她内心在挣扎,直视着王刚的眼睛,似乎在犹豫该不该说,就像当时我迟疑是否该把旦旦展现在他们的面前一样。时间在静默中吞噬每一个人的好奇心,王刚不耐烦了,使了个眼色给汪洋,我没有上去阻止。因为,我需要证实自己的猜想,也许……

,,王中王精选资料论坛


    Powered by 香港内部推荐特码单双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